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哑舍】无题(只是个小练笔)

胡亥x医生
真拉郎,我感觉除了我没人萌这对cp
ooc,非常ooc,我流胡亥。
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orz
我很久没看哑舍了……剧情可能记不太清了_(:з」∠)_

以上





       “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”
        那日在哑舍,医生听到老板这样问他。他的脸颊突然就烫了起来,眼神开始飘忽不定“你在说什么呢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老板放下手中的茶盏,露出一个暧昧不清的微笑,“我说胡亥。你是什么时候和他在一起的?”这种时候,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友人笑起来真的有几分狐狸的味道。医生正准备打哈哈混过去,然而老板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,来来去去只有一句话,“你和他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”言下之意是你们居然背着我搞在了一起真是太过分了。微笑仍在,但眼神渐渐的变得犀利起来,让医生不由得想起一只神奇的兔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就,就上个月……”他避开了老板探究的目光,挠了挠头发,无奈地交代。“他说他喜欢我,我们就在一起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 饶是老板,也僵了一下,嘴角隐隐有些抽搐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就这么简单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一见钟情你懂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才没有这么简单。医生在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,希望撒谎的脸红能被老板当成害羞混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胡亥的?

          初见确实是惊艳的,那样一个人,银发红瞳,糅杂着黑暗的妩媚,美丽得不可方物。在楼道里擦肩而过时,他着实被这咄咄逼人的明艳震慑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再来便是如影随形的目光,纠纠缠缠,牵牵绊绊,不经意望见门后一束来不及躲闪的泛着银光的长发,医生有疑惑也有恐慌,但他决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继续观察这个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是个怪人,他只是看着自己,什么也不做,日复一日地看着,暗红的眸子里仿佛空无一物。某一日他在值夜班的时候趴着桌子睡了过去,醒来时身上披着本该在柜子里的毛毯。他到底想做什么呢?医生摸着柔软的毯子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每夜每夜,医生偶尔会装睡,便听见那人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着“皇兄,是你吗?”声音微微的哑,含着那么多的期许,那么多的依恋。他有时会吻他,吻他的手指,吻他的发丝,吻他白色领口露出来的一截后颈,低下身子时那束银色的发丝垂下来,在桌面上蜿蜒出一道温柔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是他每一次,都说着“皇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医生终于知道了他的身份,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更明白了那声“皇兄”从何而来。他控制不住自己对友人发了一场火,却很明白地知道他生气的原因并不在老板。那个晚上,他闭着眼睛,熟悉的气息再一次将他笼罩,而这一次,医生抓住了落在手边的银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清楚了吗,我是不是你的皇兄?”他有些莫名其妙的委屈,而胡亥古井无波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惊慌,他后退了一步,攥紧了手中的黄巾,身影逃似的消失了。医生沉默,发丝的触感仍在指间,发如流水,人也似青烟,抓不住,留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待他来到哑舍的内间,看到拿着白泽笔的胡亥时,心里居然有些释然。他在意的从来就不是他,那又何必再穷追不舍。看到胡亥跟着顶着他壳子的扶苏,医生不是不难过的,然而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属于过他,何来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兔子玩偶的耳朵垂下来,盖住了呆滞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的最后,他们居然还能这样看着对方。医生骑着鸿鸣,兔子玩偶的眼睛一贯大而无神,死死地盯在那张艳丽的容颜上,诡异得叫人不由自主的别开眼去。但胡亥没有,他看着他,眼底有着说不清的情愫,红色的眼眸就像他们初见时一样美丽,如今又多了些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醒来的第一眼,银发红瞳的青年将他拥入怀中。“胡亥你疯了?”刚刚苏醒的身体无力挣扎,他只有用语言推拒。“……”胡亥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什么,吐息温热,“我要的不是皇兄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要你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低声唤着医生的名字,就像之前那么温柔缱绻,“我要的是你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医生想到这里,突然笑了起来,他向老板道了别,匆匆离开了哑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……”老板望着暗处的黄金鬼面具,低笑一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亥在街角的广告牌后面独自站着,兜帽掩盖了大半张脸。他之前总是在这里监视哑舍,直到遇见那个冒失的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开始确实是抱着找到皇兄转世的心态去接近这个人的,但是目光却渐渐被他牢牢吸引。他手术的镇定,工作时的严肃,偶尔的脱线,对那个人的态度……像,又不像,他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为那个粗心大意的人盖上毛毯,极尽温柔地亲吻他的肌肤,他试图通过唤着皇兄来催眠自己,可他渐渐的欺骗不了自己。直到医生无不悲哀地问他,眼中到底看到的是谁。不可一世的秦二世第一次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皇兄醒来的第一眼,他就发觉了。不对,都不对,这不是他想要的。皇兄还是那个皇兄,然而胡亥却不是那个胡亥了。他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所幸……所幸,到最后还是握住了那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鸿鸣落在他肩上,扯了扯他的长发。胡亥抚摸着小鸟赤色的翎羽,走出这个阴暗的角落。与此同时,他的恋人为他撑开一把遮阳的黑伞。“走吧,我的小公子,在这愣着做什么”他微笑,脸颊上有未退的残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在想你”胡亥走进伞下,吻上他来之不易的珍宝。


end

评论(7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