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哑舍】无题(还是一个小练笔

胡亥x医生
只有一个亲亲。
越写越偏
一贯ooc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以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房间很昏暗,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光明,桌上的电脑放着一部老旧的电影,屏幕的画面映在身上,便有了一种朦胧而虚幻的光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肩头一沉,银发青年终于耐不住冗长无趣的影片,阖眼睡了过去。医生打了个呵欠,将爆米花桶里昏昏欲睡的鸿鸣提出来,顺手放进胡亥的兜帽里,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他的睡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亥天生一副好皮囊,不同于扶苏的清秀温润,他继承了母亲的眉眼,有着明艳锋利的美丽,宛如一柄带血的艳刀。他是那种少见的能用美艳形容的男人,顾盼间赤瞳妖娆而妩媚,却没有半点女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医生撩开他额前一缕银发,指尖在他眉心按下。胡亥微微蹙着眉,在他肩上轻轻蹭了蹭,并没有要醒的意思,流水一般的长发落了满背。医生几乎可以想到,千年前的咸阳宫殿,恣意娇纵的小公子低眉浅笑时是何等颠倒众生,只是那时,他的发色,还不是这样苍凉的雪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影片终于接近尾声,小提琴和谐的旋律在空气中流淌,男女主角在夕阳下迎来世纪之吻,纯黑的剪影美丽得无与伦比。窗外的夕阳也透进这个昏暗的房间,那两人的侧影同样宛如油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?要试吗?”俊秀的恋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倚着他的肩,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,浅淡似暖风,这是仅为一人展露的温柔。医生默许了他的亲近,侧过脸合上眼,鸦翅般的长睫上水色交织。阳光从身后照亮他,白皙的脸颊染上一种诱惑的暖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意料之外的吻,没有纠缠,没有深入,单纯的相覆,不含半点情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紧张吗,医生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唇上传来的温度比想象中要烫的多,胡亥难得手足无措,温热的吐息拂过他的脸,有些痒。对方清秀的眉眼近在咫尺,鼻尖萦绕着爆米花甜腻的香气,他想更加靠近这个人,却怕揉碎了这场脆弱虚幻的梦。医生忽然拥抱了他,微凉的手指按在他的耳后,生着薄茧的指腹在颈侧上滑动,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医生退开了些,而后重新吻上,舌尖一点点将他干冷的唇瓣濡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意外地清纯啊……”他喉间溢出一声低笑,“不要咬着牙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拿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   “……喂喂喂不行不行,拿掉我就看不清了!”胡亥无视他的反对,收缴了那副眼镜,再次亲吻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仅仅是生涩的学习,他吻得轻柔而虔诚,唇舌相依间交融着砂糖和奶油的芬芳,每一处都是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医生望着他,眼角染上湿润的红,瞳孔因为失焦而泛起水雾。眼前一片朦胧,唯有唇上的触感是真实,他回应着自己的心意,指节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 低温的手从衣摆下端探入,沿着身体的弧线一路向上。胡亥把他按到在沙发上,耳后的长发垂下,折射出柔和的银光。身下很软,医生一点一点陷下去,仿佛是预见了未来的发展,内心颇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啾……”清脆的鸟鸣打破了一触即发的暧昧关系,鸿鸣从胡亥身后晃晃悠悠地飞出来,一头扎进了爆米花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嗤。”医生笑出声,任由胡亥黑着脸把那只笨鸟丢进垃圾桶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继续?”他执起一束垂落的长发,亲吻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
end

评论(7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