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哑舍】越人歌(又名我们仍未知道那天他们是怎么回家的)

胡亥x医生
酒后乱x【其实并没有】
特大ooc
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orz
平行世界西湖

以上






       今夜的月,是他的眉梢。

       小舟一晃一摇,亭亭的荷叶出水很高,有人撑一支长篙,月色如雾般缭绕。

        胡亥被一阵阵的眩晕折磨得头昏脑胀,索性扔下船桨,在那个醉鬼旁边坐了下来。他并不生在水乡,在船上待不久,而自小长在西湖边的医生,却意外的畏水,若不是这次醉的过头,根本不会拽着他来一场西湖夜游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人都没什么经验,于是船离了岸便只在原地打转,不经意闯入藕花深处,衣袂尽染荷香。医生酒后倒是比平日里大胆了许多,半个身子探出去玩水,惹得小舟又是一阵颤颤巍巍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你看,花开在月亮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胡亥只觉得眼前这个人比从前更加难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慢慢靠过去,把人扯进怀里,“不许这么玩”,他训斥道,捏了捏恋人发烫的脸颊,动作却仍是轻柔的。“嗯?”医生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句,望向他的目光湿润又明亮,叫他想起多年前围猎时见到的一只白兔,同样的可怜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花雕后劲很足,不善饮酒的医生几乎被它放倒,眼前渐渐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万物皆是混沌,唯有他在迷雾中前行,铺天盖地的孤独席卷而来,将要吞噬这位形单影只的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是谁吻过他的眼角,晦暗的世界照进了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梦魇如雪消融,医生倚靠在那人的肩膀,容颜俊秀的小 公子以如水的目光描摹他的脸庞,长发披散,浓重的夜色下仿佛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想到什么,悄悄地弯了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胡亥收紧了臂弯,低声问到。夜深了,行人的谈笑声也远了,湖中仅剩下风过荷塘沙沙的声响。怀里的人凑近他的耳边,笑意格外明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声音有些哑,尾音拖得很长,酒气吐在白皙的耳垂,肌肤渐染上微醺的嫣红。胡亥看着他,眼前只剩下那双开合的唇瓣,他垂眼,赤瞳里涌动着一些呼之欲出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医生格外熟悉这个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吻上欲言又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唇齿相覆,无论是谁都醉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蒙羞被好兮,不訾诟耻……”医生还在笑,嗓音在水上传出去很远。胡亥在他霜白的颈上咬了一口,“你要我效仿鄂君吗?”,舌尖勾画着泛红的齿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心几烦而不绝兮,得知王子……轻点!”赤裸的肩胛抵在坚硬的船舷上,小舟因为这般粗暴的动作而摇晃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……”却是胡亥附在他耳边低声应了,“君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到底是谁不知啊,胡小醋包。”医生任由他亲吻,手指探进层叠的衣衫,生了薄茧的指腹在完美的肌肉线条上摩挲。“你要的还不够多吗?”他调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贪心不足,欲壑难填,怎么能足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平静的水面泛起波澜,涟漪一圈圈向前行去,蝉鸣掩不去诱人的喘息,俨然是一支风情旖旎的乐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舟行绿水,月华流照,不知谁的手腕浸在这一片碧波里,五指掀动细小的波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年前的诗句仍在被人翻来覆去地吟咏,跨越漫漫时光而来的,亦是亘古不变的思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秦时明月照故人,同样的月光,故人却是不同的思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心悦君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君不知。






end

最后一句其实是小公子觉得医生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_(:з」∠)_

评论(4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