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无题,是的,还是小练笔

腐向cp
不喜勿入
人物极大ooc
剧情有改动

前面的剧情是天渊想弄清楚九重星天混乱的源头,大晚上去司命的府邸求证(我懒得写前面了……)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司命虚拢着外袍坐在廊下,披了满背的乌发,阖眼半倚着廊柱,手中玉杯将落未落。他似是醉了,又好像无比清醒,口齿清晰地唤了一声“天渊。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被人当场拿住,天渊只得从暗处现身,故作潇洒地答道:“司命星君神通广大,这点小伎俩果然瞒不过你的眼睛。”他在司命身旁坐下,用余光瞥了一眼后者的表情,心中颇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司命垂落在地的衣角被他扯了一下,手一松,指间的玉杯就要落下来。“司命星君?”天渊接过摇摇欲坠的酒盏,试探地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 太凉了,天渊想着,指尖与玉石竟分不出哪个更冷,司命的体温是那么低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对,他明明是更加温暖的存在,是天渊记忆中最初的光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是什么让司命变成了现在的模样?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司命终于睁眼看向来人,他生的眉清目秀,不露出那种令人厌恶的假笑时甚至显得温顺无害,眼角微微下垂,收敛了飞扬的神采,眸子里盛满星光。此时他身上唯有黑白两种色彩,却在光影朦胧中透出另外一种绝妙的艳色来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天渊几乎被这种明艳震慑住了,所幸司命只是略扫一眼便移开了目光,再看时他又是那个眼若寒星的司命星君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辰星星君。”司命咬字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这人是真的醉了。天渊总算松了一口气,拿着扇子在司命眼前晃了晃,说道:“司命星君,看清楚点,我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司命的目光随着那枚珍珠扇坠游移,最后定格在来人的面容上,神情似乎有些恍惚,而后忽然如梦初醒般说道:“是天渊星君啊……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“什么事能劳动天渊星君深夜前来?”司命坐直了身子,本就随意披着的外袍随即从肩头滑落,两人的目光交汇在被天渊压着的衣角上,他挑了挑眉,又要露出司命星君标志性的虚假笑容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 天渊心知今夜是不可能探听出什么消息了,当务之急找个由头把司命打发过去。他瞥见一旁冷落已久的酒盏,计上心头,说道:“长夜漫漫无心睡眠,自然是来找司命星君……”他尚未说完,便被司命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天渊星君这是要本星君陪你睡觉吗?”他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 “喝酒……”天渊别过眼去,硬生生补上了未完的话。毕竟眼前是他肖想了无数个日夜的人,饶是在这样尴尬的局面,天渊仍是忍不住偷偷打量起司命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司命不算是身形单薄的男子,里衣覆着的身躯隐约透出一点肌肉的线条,丝绸的褶皱在腰间层层堆积,却掩不去纤细的腰线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请。”一只琉璃盏递到他的眼前,广袖下的手臂白皙如玉骨肉匀停,天渊感觉自己的头轰的一声炸开了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酒是山海界的佳酿,本是天渊熟悉的味道,却多了某些不一样的东西。他一连饮了三杯,司命也给他斟了三杯,两人相对无言。直到第四杯时,天渊举杯,“司命星君也请吧。”他终于直视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。

  
         “天渊星君想问什么,便问吧。”司命只是看着他,没有接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天渊,不要开口,不要问。他默念过无数次的话语,终究没有抵过心中那一丝丝微小的希望。
  
 

   

        “你想做帝君,是不是?”

   
      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你废掉了荧惑星君的功力,是不是?”

  
     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…………

  
        每个问题都换来一句轻飘飘的肯定,天渊似乎听到什么破碎的声音,酒意给了他莫大的勇气,而这份勇气在一个单字面前竟是这样不堪一击。天渊垂眼,盯着满手的碎片与鲜血,似乎看见了自己同样支离破碎的心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     “司命……你从前不是这样的……你究竟跟那两个人交换了什么?”他努力保持着最后的冷静。

 
    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      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
       “司命!”天渊怒喝道。

  
         “天渊,”司命指尖运起灵力,按在血流不止的伤处,抬眼望向他,“你会帮我的,是不是?”声音又轻又软,像是曾经哄他入睡的语气,可说出的话语叫人胆战心惊。

  
       天渊绝望地闭上眼。

  
       他从来就无法拒绝这个人。
    
   
      “……是”

        灵光渐黯,狰狞的伤口恢复成光洁的肌肤,收回的手突然被人反握住,司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
       天渊听到自己满怀恶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
      “你为达目的会不择手段,是不是?”

    
       他微笑,那双沾了酒液泛着水光的唇瓣缓缓开合。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
      天渊撕开了眼前雪白的绸缎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 tbc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