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之前练笔的后续

腐向cp
不喜勿入
人物极大ooc
剧情有改动
有肉渣渣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单向索取的性事疼得几欲昏厥,司命默不作声,任由他乱来,裸露的肌肤在夜色中显出玉石般的光泽。身下早已见了红,血色染上天渊素色的衣衫,他忽然轻笑道:

  
          “把你弄脏了……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 天渊因他的话语而停止了动作,固定在他腿上的手微微一松,继而掐得更紧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无意识的话语换来的是愈发粗暴的对待,司命被他抱在怀里狠狠地顶入,疼得撕心裂肺,腿根都在颤抖,身体先于理智屈服,紧咬的牙关再也锁不住吃痛的呻吟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疼吗?”天渊咬着他的耳垂,直到那点软肉被折腾得红肿流血才转而亲吻他的嘴角,“我也很疼啊,星君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星君大人?这是多久以前的称呼了?

    
         司命有些愣神,天渊灼热的吐息近在咫尺,预想中的触感却迟迟没有落到唇上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他不敢。

   
          “星君大人,天渊好疼,”一如他幼时无数次的撒娇,那样熟悉的语气,司命几乎以为他要哭了,然而他只是满面悲哀地模仿出彼此最熟悉的对话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,很疼。”天渊牵着他的手,隔着几层衣物按在胸膛上,掌下传来的心跳短促有力,一声一声,宛如鼓点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  若是按从前的场景,司命本该摸摸他的脸颊说几句安慰的话,但此时,他抽回了手,闭上双眼,不去看那双水汽缭绕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天渊星君,你已经不是孩子了,这种小把戏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天渊喉间溢出一声低哑的悲鸣,就着插入的姿势将他背过身去,按着他的腰开始下一轮更猛烈的冲撞。

  
          而司命从始至终,再也没有喊过一声疼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他越是忍耐,天渊便越是粗鲁,直至脊背上传来些许潮湿的凉意。

  
        “司命……你怎么变得那么冷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无论怎么样……都暖不热你……”
 
    
        “你到底……和她们交换了什么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从背后拥住司命,抱得那样轻柔,身下的动作却愈发粗暴。

 
        “天渊……来……我给你一样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天渊闻言把他抱在腿上,坐姿让体内的异物更加深入,司命咬着下唇,克制住眉眼间痛苦的神色。

  
          他挺直了身子,比天渊还略高些,在后者疑惑的目光里,司命低头亲吻了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天渊呼吸一滞,出在了他身体里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说不出的感觉,鲜血与美酒的味道糅杂在一起,腥甜又苦涩,相覆的唇瓣格外柔软,带着依稀的暖意,这是个不含情欲的吻,一触而分,却仿佛过了一生一世。

  
        这是天渊最后一次在司命身上感受到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
       “你之前只是醉了,对吗?”心内那点希望似乎有复苏的迹象。

    
       长久的折磨让他的身体到了极限,司命闭着眼靠在天渊身上,声音很轻,却足以让他听见。

   
      “天渊星君,从始至终,醉的人只有你。”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