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迷梦

腐向cp
不喜勿入
有【紫微x司命】
人物极大ooc
剧情有改动



          天渊少时甚少做梦,即便是梦见了什么,也被浓雾遮得看不分明,只隐隐约约透出一个淡淡的轮廓,再细看时,又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 而那夜,那片浓雾第一次在他眼前散开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铃声,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雪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雾气突然淡了些,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了起来。

 
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夜晚,少年站在飘着细雪的庭院正中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,偶尔垂眼低声抱怨几句,却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天渊呼吸一滞,那面容,分明就是司命。

       年少时的司命身量尚小,穿着一身小星官的服饰,大袖翻飞间露出的手臂纤纤细细。他本就是那种清秀温润的容貌,眉宇间还未染上戾气,恰似一块清透的美玉,叫人一见便生出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能想到这样的人最后会成为九重星天的掌权人,纤细的手腕翻雨覆云,轻而易举将众人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天渊看着这样的司命,心中没由来的一阵窃喜。他的每一个表情,每一种模样,对天渊来说,都是不可替代的珍贵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有人冒着风雪而来,司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,又很快被他强行掩饰过去,白皙的耳尖泛出一点粉色。

       天渊从未见过有谁能让司命露出这样的表情,含着那么多的期待,那么多的温暖,让他从锋芒毕露变得如此柔软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 来人比司命高上许多,穿着一身紫金的衣袍,熟稔地拂去他肩上的雪,开口说了些什么,声音却传不到这边。

      这对天渊来说本该是陌生的场景,可他的心中却升起一丝熟悉感,就好像百年前他也在这个庭院里,亲眼目睹了这次相会,他甚至知道这两人交谈的内容。只是那位紫衣人的面孔,像是笼着一层雾气,怎么样都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站在这里,不会去廊下等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谁知道帝君的眼神好不好呢,上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紫衣人作势要敲他额头,却在那双笑意盈盈的眸子里败下阵来,只轻点了点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  “上次是意外,不许再提!”

      “好好好,帝君的命令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   那人叹了一口气,颇为无奈地从怀里取出一把做工精巧的扇子,递给了司命。

      黑檀扇骨,东珠扇坠,扇面以浓重的色彩绘上九重星天的景致。

      “这扇面上画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 “九重星天啊,你看这条白色的,像不像天河?”

      “帝君大人的画工,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 “那你还给我吧,改日我让岁星重画了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行!”司命闻言变了脸色,立刻合了扇藏到身后,“哪有送人东西还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 紫衣人一愣,随即笑道:“司命啊司命,你平日里都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,怎么还有这般孩子气的时候。”他捏了捏司命的脸颊,被后者不悦地拍掉,“今日可开了眼界,这扇子给的不亏。”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叮——”  

       窗边的铃又响了起来,起风了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细雪纷纷扬扬,天渊看见那人把司命拥进怀里,唇齿相覆,那一刹霜雪满头,恍若白首。

       迷雾此刻尽散,他终于看清了那张脸,仿佛置身镜中,那分明,就是他自己的面孔。

     “天渊星君!天渊星君!?”急切的呼唤把他从谜一样的梦境中叫醒,天渊睁眼一看,只见一个小星官站在身边,手中拿着一件似曾相识的东西。

   
      “您怎么在庭院里睡着了?可叫我好找。”他递上手中的物什,“这是司命星君让我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 黑檀骨,东珠坠,绘着九重星天的扇面,其上还有几条歪歪扭扭的白色笔迹,这俨然是梦境的再现。

        天渊收下了扇子,独自在庭院中站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 从此,他再也没有做过梦。

      直至数十年后那个风雨欲来的夜晚,他又一次听到了铃声。

    
      庭中寂静,落雪无声。

       这一次,他站在了曾经紫微帝君的位置上,面前却不再是那个少年司命,而是他更加熟悉的司命星君,眉眼含霜,气势倨傲,好似一柄被岁月淬炼至臻的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 司命看着他,一言不发——幼时他闯了祸,司命总会这样冷着脸等他认错。

       天渊像是被那双淡金色的眼眸蛊惑了一般,抬手,想要拂去他肩上的霜,指节微动,方知是大梦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 手中唯有一点夜风的清凉,与握不住的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如既往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天渊星君,岁星星君带着一个陌生女子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 终章来临,他已没有时间眷恋。
     
    



end

评论(14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