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岁星视角】万用题目,练笔(上)

腐向cp
不喜勿入
【紫微x司命】
【天渊x司命】
岁星视角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岁星第一次见到司命,是在某日的朝会上,那时他站在帝君左侧,身姿挺拔,神情庄重,是众星官中唯一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“那是司命星君,你怎么一副没见过的样子?”辰星在他身后低声提醒。荧惑闻言挑了挑眉,同样压低了声音:“还不是太白星君,要不是今日他犯懒,你怎么可能在这见到岁星星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南斗六星,第一天府宫,为司命星君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岁星对他早有耳闻,却未曾想到是这样一个少年。星君中对司命的评价无非是不可接近,心机深沉云云,他却难以将这类词与一个看似无害的少年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朝会散时,岁星留了神,特别注意了一下司命。少年独自从殿外的阶梯走下,身边的人都刻意地避开了他,这让岁星对他更多了几分兴趣。司命的衣摆很长,外袍垂到脚面还不止,然而他却走的很稳,每一步都气定神闲,腰间的玉佩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离得近了,岁星才仔细端详起他的模样。形容端正,眉眼清丽,任谁都要赞一句君子端方,温润如玉。他心生疑惑,开口道:“司命星君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司命恰好走到他身侧,冷不防被叫住,下意识抬眼望去,眼中一点寒意来不及掩饰,锋利如刀尖上的冷芒,这哪里是什么温润少年,分明就是一柄无鞘的长刀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见过岁星星君。”只一瞬,那束逼人的刀光湮灭下去,再看便是合衬这副面孔的温和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瞳色特别,宛若极淡的流金,眼波流盼间自有一种别样的暖意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太过温暖,就显得有些虚假。
 

       “司命,”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,岁星回身行礼:“帝君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突然出现的帝君将手放在少年的肩上,微笑道:“这是司命星君,你旷了这么多次朝会,想是不认得他。”
 

         司命眉间微蹙,却也由着他去,那一点点的不悦,撕破了脸上虚伪的假笑,让他整个人都鲜活起来,更像个普通的少年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早听闻司命星君沉稳持重,今日得见,果真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岁星星君谬赞了。”看向岁星时,又变回了那副刻意装出的温和模样,虚假得叫人厌恶。岁星微笑告辞,不复他言。

         诚然,司命尚是个孩子,然而他已是九重星天少有的人物。南斗主生,本就是灵力强大的星位,天府宫更居首位。且司命擅于堪天道,手中星盘可逆行天机,可改人命数,生死于他,不过是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  自古英雄出少年,这时的司命,连岁星都忍不住赞一声少年英才。 年纪尚轻,已有如此成就,这样的人,无怪他心高气傲。

         紫微帝君格外欣赏司命的能力,让他居帝君左侧,分掌九重星天事务,这已经是极高的地位。可岁星隐隐觉得,他要的应该不只是这些,能让司命为之动容的,是更高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帝君给他的太多了,万人之上,一人之下。”荧惑素来与司命不和,她冷笑道:“他现在只是一人之下。你怎么还不明白?”

       帝君之位。

       岁星心头一凜。

       再见司命,是在观星台中,他一身素衣,手执经天卦,孑然独立,夜风盈袖。

        “岁星星君久见了。”他颔首致意。

         “久见了,”岁星站在他身侧:“不知司命星君为何在此?”

       “这夜色甚好,岁星星君何不与我一同观星,”司命微笑道:“星辰如命运,再不多看几眼,黯了岂不可惜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司命星君大可略过帝星,”他意有所指:“他从未黯过,不管是过去,还是将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有的星辰都有黯淡的一天,帝星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 “这一天或许不是你我能等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岁星星君可是有什么话想说?”司命侧过脸看他,语气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启明,荧惑,是数一数二的明星,然终不能与帝星相较,”

       “不是因为能力,而是帝气,这才是决定身份的根本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司命星君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 “今日可真是受教了,”司命收敛了笑容,眼中再次漫上森冷的寒气,“难得岁星星君以星辰作喻,那我更是要仔细回答了。”他指尖微动,星盘上的文字依次亮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星辰要黯,是很容易的。”启明星的光芒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命数要拆,也是不难。”荧惑之光淡了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   “帝星若陨,则更无帝气之说,一切皆以实力为尊,强者自是居上。”天幕尽黯,唯有天府宫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司命…你!”

      “岁星星君何必动气,我也只是以星辰作喻罢了。”司命转身离开,忽然想起什么,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
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“你从前在他身边也管的这么宽吗?”

          “东方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 他怀着十足的恶意,将这四字吹进岁星的耳中,“您还是像从前一样,明哲保身比较好。”语毕,司命轻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   岁星沉默良久,袖中双拳握紧,再松开时丝缎上满是皱痕。

       “去请帝君,我有话要与他说。”他阖眼,对经过的小星官下令。

      不料,那小星官还未走进帝君殿,便已有人在岁星的府邸中等着了。

      “帝君……”岁星一时未反应过来,他心心念念的帝君便冲到了跟前,抓着他的手腕,说道:“岁星星君,我有事求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敢……帝君若是有事,可直接下令,不必求我。”岁星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,满脸警惕。

      “是私事,”紫微犹豫了片刻,方才开口:“我……想向你求一场雪。” 殿内灯火摇曳,映在帝君的侧脸上竟显出些绯色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岁星垂眼思索一阵,应允了他。

       得了答复的帝君满意地离去,临了,岁星唤住他:“帝君,司命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紫微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九重星天不可乱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随他去吧,”他的身形融入黑暗里,“帝星在一日,九重星天便安宁一日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若是他要帝星陨落呢?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  “那我就拖着他一起死。”仿佛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玩笑话,紫微说的轻快又愉悦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日的雪,下了整整一夜,有人疑惑,有人不悦,但那两人,必定是欢喜的。

       紫微帝君到底是舍不得,天灾究竟有几分人祸,众人都心知肚明。魂沉之所,有紫微帝君死前留下的灵力结界,却只对司命一人开放。

        他只身进去,再出来时怀中却多了一个幼小的孩童,黑发雪肤,眉眼依稀存着几分紫微帝君的气韵。

      “拿去,帝君转世。”司命神情有些恍惚,平日里顾盼生辉的眸子瞬间失去了神采,他胡乱把那孩子往岁星怀里一塞,想要径直离开却险些踏进天河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司命星君,你现在如愿了吗?”岁星抱着尚在昏迷的孩子,在司命耳畔,就像他当初那样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 司命身躯一颤,声音飘忽不定:“现在,才是真正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 岁星从未见过他这般狼狈的模样,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落荒而逃,心中竟生出些快意。

     “呵……就叫你天渊吧,”他看着未来的帝君,轻声道: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。鱼在于渚,或潜在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命中纠葛已断,该是缘尽于此。



写得太久了到后面有点烂尾orz(我的锅)

天啊这什么流水账哦

天渊名字那个我是乱找的不用在意




司命叫岁星东方大人的原因:

《太平广记》卷六引《东方朔别传》:东方朔未死时,谓同舍郎曰:“天下人无能知朔,知朔者惟太王公耳!”朔卒后,武帝得此语,召太王公问之曰:“尔知东方朔乎?”公对曰:“不知。”问:“公何所能?”曰:“颇善星历。”帝问:“诸星皆俱在否?”曰:“诸星俱在,唯不见岁星十八年,今复见耳。”帝仰天叹曰:“东方朔生在朕旁十八年而不知是岁星哉!”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7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