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无题

腐向cp

不喜勿入

人物ooc

剧情有改动

私设大量

有【紫微x司命】

以上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彼岸花开,浮灯明灭 ,此处是无尽的黑夜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   世间魂灵,有情的也好,无情的也罢,都要在那忘川之上的奈何桥,饮一杯孟婆汤。任凭你爱煞了恨极了,含泪咽下,前尘尽忘。

        一缕残魂自九天而下,在桥边守了整整十日,灵气枯竭,魂体尽散,落入忘川河中一盏幽暗的浮灯。

       “少年人,你来的太早了,回去吧。”少女模样的孟婆遥遥招手,一只幽蝶托起了这固执的魂灵,停在她的指尖。“你在等谁呢?”

       黑白无常的铃声渐近,奈何桥又来了新的过客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从未有过的魂灵,半身纠缠着死孽,半身萦绕着明光。

      来人在桥下站定,无甚言语,接过黑无常递上的清茶,举杯欲饮,却堪堪停住。

      是一只莹蓝的幽蝶,吻上他黑气缭绕的手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请上桥来吧。”容颜千年不变的孟婆尊神,用她一贯清冷的声音说道,“司命星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衣襟凌乱,长发披散,形容狼狈却无损于他的俊秀。他一步一停,眉宇间有傲气,有冷漠,而更多的是一种过分的沉静,仿佛早已窥见结局。饶是孟婆,对上那样一双洞悉命运的眼睛,心头不由得狠狠一跳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在等我?”司命开口道,停在他左肩的幽蝶微微颤动了翅膀。

       “是,”她似乎是叹了口气,“你看这冥河浮灯,像不像满天星火。”

     司命不答。

      “那日你来时曾说,此处将是你光耀世间之所,如今可应验了?”孟婆不再看他,只望着瓶中幽蝶出神。

       “或许,将近了。”司命瞥了一眼肩上的蓝蝶,却没有驱赶的意思。他心口处似是被人割开了一条裂缝,源源不断的黑气从缝隙中逸出,撕扯他的魂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死气……你竟然与那种东西做了交易……”她有些讶异,冰封的面容出现了细微的波动,“执念深重,终是恶鬼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执念?”司命冷笑了一声,“数百年的岁月,若是没有这份执念,恐怕我早已成为一副枯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谁不知孟婆尊神,守忘川冥河,解众魂苦楚。在这九幽冥府极寒之地,不也是你那个虚无缥缈的执念,支撑着这千万年的孤冷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若论执念,你也不比我轻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呵……”孟婆似乎是笑了,瓶中的幽蝶扑闪着翅膀,万千灯火为之一黯。“言辞还是一样不讨喜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居然有人点燃魂火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司命身躯一震,有那么一瞬间,他眼中的悲伤宛若实质,就要滴落下来。眉心那点微光化为指上一缕细小的火焰,粹白无垢,不断吞噬肆虐的黑气,勉力维持这副身体的平衡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样纯粹的魂魄,九幽冥府也只在那时出现过了……”孟婆抬眼,略扫过他肩头的幽蝶,“为何要露出这种表情,这不像你啊……司命星君……”

    “你不是一早便知道是谁吗……”

      灯火幽微,映在他脸上却是一片死寂的灰,司命闭上眼,似是不愿面对:“紫微……”他忽然捏碎了手中的残魂。

       魂火重新化为点点明光,在眉间印下一枚淡色的火焰纹章,明亮得几乎叫人生出温暖的错觉。就如同千百年前,落在眉心的那个,濒死的吻。

        幽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影响,不由得飞了起来,翅膀的鳞粉落在素白的肌肤上,是似曾相识的蓝色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后悔了吗……”在这孤寂的千年里,她见过无数的悔意,或爱别离,或求不得。她想知道,这个与众不同的人,是否也会有着别于众生的眷恋。


          “我从未后悔争夺帝位,”司命果然给了她出乎意料的答案,“同是为人,为何我不能坐上那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若是我生有帝气,自认可以成就比紫微更高的功绩。若是没有,那我凭什么不能去争取?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以为你参透天道,应比常人更懂世事无常,而结局注定……”孟婆怜悯地看着他,“你早已看到自己的未来,为何还要去做?”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人总是这样的……明明知道结局,却总是心存侥幸……”司命轻声道,不知是回答她还是说给自己:“我以为,我是能改变命运的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若是能够重来,即便千次万次,我依旧会这么做。”说这话时他眸子里仿佛燃起了烈火,灼热滚烫,字句铿锵:“我的命运,自然是握在我的手中,区区星辰,怎能决定我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天地似乎都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有趣……”孟婆为他满斟一杯遗忘的汤药:“多谢你的故事,这是我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   司命接过那盏孟婆汤,望着身前飞舞的幽蝶,突然笑了:“我以为自己已是孑然一身,却未曾想到还有一份情要偿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他用另一只尚未沾染死气的手,笼住了那只幽蝶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     天渊感觉自己在下坠,眼前已然是黑暗,他却从黑暗坠落到更深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有人接住了他,气息那样熟悉,宛如置身他幼时无比贪恋的怀抱。封冻百年的冰雪终于消融,肌肤的暖意再次侵染心神。

      但是,他不是死了吗?魂灵怎么会有温度?

       天渊心中出现了莫名的恐惧,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耳边说着,醒醒,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 他猛地睁开眼睛,恰好对上一双金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  “司命……?你还活着……太好了……”天渊尚未从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平复,便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中。


       他看见司命身上燃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   流金一样的眼眸,流金一样的魂火。

         司命拥抱了天渊,仿佛是要把百年来的温度一次燃尽,那一瞬他是何等的明亮,连初生的帝星都要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    他生时如此骄傲,死时怎会甘于平庸?

        “司命你在做什么……”一个吻夺取了他的话语,有什么东西混着血液咽下,只尝得出一种愁苦的味道。

      天渊仰面从桥上坠下,这次,他怀抱着一束光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黄泉水寒,而司命是他唯一的温暖。

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黄泉深处的星盘里,刻着你的命数。”司命的声音越来越轻,身形愈发地黯淡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下次,不要再把命运轻易交付给别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天渊想挣扎,却惊觉自己动弹不得,他开口却无法出声,司命的脸上唯有释然,这叫人害怕,他的直觉告诉自己,有什么要失去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你闭上眼好好睡一觉,醒来我就什么都告诉你。”司命露出一个从未有过的温柔笑容,伸手遮住了他的双眼。


      “天渊,不要想,不要看……”

      意识不受控制地抽离,身上的禁锢渐渐消失,天渊终于挣脱了压制,却再也没有力气说出那句话了。

      “司命……别走……”


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别走!”


        天渊被自己惊醒,他做了一个长梦,记不清是什么内容,只依稀记得结局痛苦而无奈,还有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,轻柔地吻了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环顾四周,置身于漆黑的水底,手边放着一个格格不入的星盘,更奇异的是,他包裹在一团淡金色的火焰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火焰并不灼人,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那样的温度,是冰冷河水中陡然握住的手,是飞雪皑皑中一声温和的问候,是无数次午夜梦回中缱绻的回眸,宛如风狂雨骤后第一缕穿破云层的日光,暖的叫人落泪。

         天渊心口一痛,有什么东西在他记忆中翻涌,那是他不能忘记的存在。他看着那个星盘,脑海中好像有什么要涌上来,酸涩苦楚如同潮水将他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论是那些事,还是那个人,都化为了虚无,唯有金色的火焰在这片森冷的水域静静燃烧。


       孟婆伸出手,一只幽蝶停在湿意尚存的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终究还是遗忘了。




end

注:司命之前见过孟婆,是在他悄咪咪跑到黄泉深处藏星盘的时候,当场被抓包。

星辰陨落之前会突然特别亮,类似emmm回光返照(扯淡的)

紫微只是拿了残魂点了一小撮魂火(就像打火机的一小撮),不然他灵魂残缺太多无法转世。

哦司命自焚成那样是彻底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评论(30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