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标题好难不起了

腐向cp

不喜勿入

欢脱向

人物ooc

全文无刀都是糖

好吧其实我不会写糖orz

以上





         在天渊还是个小团子的时候,半夜爬床的事情可没少干。他是个机灵鬼,晓得九重星天里谁最好说话,总是深更半夜溜进岁星的府邸,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裳怯怯地站在卧房门口,含着两汪眼泪可怜兮兮地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多不过十秒,岁星就会一把拎起天渊的后颈,一边恨铁不成钢地念他,一边敲开司命的房门把他丢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司命通常这时还在灯下处理事务,见他进来,也不抬头,只是随口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给不远万里跑来给他添堵的岁星星君一个友善的答复。

         九重星天案牍工作不少,司命又是个心高气傲的主,向来不喜他人干涉。于是乎,看不下去想分担点的天权星君被礼貌拒绝,而本应处理部分公事的贪狼星君成天下界打打杀杀,导致他每日要处理的事务越来越多,堆起来比满头发钗的荧惑星君都要高出一截。

         待到司命完成最后一件工作,夜已深了。天渊却还硬撑着没睡,分明困得不行,还抱着软枕挨在他身边做不知是哪年哪月的课业,手中的笔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书卷,在纸上洇出大片暗色的污渍。

         司命见得多了,早就习惯他这样,不动声色地将那支造孽的狼毫抽出来,而后动作轻柔地把人抱在怀里,准备趁他睡意朦胧的时候连夜送回自己的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星君大人……我还不能睡……”天渊拽着他的衣襟,含糊不清地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司命险些被他扯下外衣,心头的烦躁越发盛了。

       “还有十遍星经没抄……”

 
       “岁星大人说……要是完不成……下次就不让我来见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推门的手堪堪停在半途,司命看着这个睡梦中仍死拉着自己不放手的孩子,发出了无声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他剔亮了灯芯,重新坐回桌案前,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夜天渊裹着软和的被褥,睡得格外香甜,半梦半醒间,唇上似乎传来了一丝稀薄的暖意,淡得像是个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次日醒时,身侧没有半点躺过的痕迹,唯有案上未干的墨迹证明那人离去不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渊将桌上散乱的纸张收起,细细一看,赫然是抄写十遍的星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把那份明显掺水的课业交给岁星时,心中其实是颇为忐忑的,可面上却摆出一副平静无波的样子,仿佛那个一字未动的人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岁星看着手中那份标准的司命手笔,到嘴边的“胡闹”又咽了下去,捂着自己疼痛的良心批了合格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天渊,”他叫住准备开溜的天渊,“司命星君叫我转告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睡前少吃点糖,太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天渊愣住,抬手摸了摸嘴唇,只觉得从头到脚都要烧起来。



end

岁星:?????你们做了什么???

为什么我每次都要搞岁星呢Σ(゚д゚lll)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