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不知道第几个无题

天渊x司命

现代au

平行世界

人物ooc

可以当转世篇看

私设大量

可能不会填坑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南方的气候潮湿,阴雨连绵了这么些日子,难得碰上个晴天,司命开窗看了看天色,打算拿几床被子到天台上晒太阳,房子里闷得慌,顺带开门通通风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卷了自己的被子,连同床单枕套什么的一起抱在怀里,东西堆得略高了些,恰好遮住了他的视线。刚一出门,就撞上了对面邻居家的女儿,司命双手不便,亏的她反应快,搭手扶了一把,才没让它们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不好意思……”他生的好看,又蓄着一头长发,穿着素色衣衫,清秀温润的模样,颇有些旧时江南公子的味道,是大多数女孩喜欢的类型。每每如此轻声细语,总叫人想起西窗夜话,字句间尽是缱绻缠绵的情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姑娘看着那双烟水迷蒙的眼眸,心头漏跳了一拍,双颊飞红,支支吾吾地答了一句什么,捂着脸飞一样的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——”身后突然传来了笑声,司命早料到有人站在那,稍微侧过身子,说到:“自己收拾一下,一会儿把被子拿上去。”言语中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温和腼腆,刻意摆出的家长威严此刻听起来格外违和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目睹了川剧变脸现场的少年顶着一头乱发,没骨头似的倚着门框,睡衣上的小猪佩奇被揉得满脸皱纹,他赤脚踩在地毯上,手里拿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好整以暇地看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司命,你又仗那两只聚焦无力的小眼睛骗人了。”他两指捏着细细的眼镜腿,在司命眼前晃了晃,“还看得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司命近视有些年头了,度数还偏高,委实看不清眼前的事物,只见他拿着个什么东西在胸前比划来比划去,目光不由得从糊成一团的粉色图案移到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天渊,”他有点严肃,不自觉拿出了在学校训人的口吻,“都是个大人了,不要乱买东西,你那个粉红色吹风筒谁要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粉红色的,吹?风?筒?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天渊几乎给他气笑了,全然不顾自己光着脚,径直上前将那副万恶的眼镜架在半瞎司命的鼻梁上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司命拿着东西又看不清路,一下闪避不及,被他按着戴上眼镜,迷离的眼神定在他脸上,渐渐清明起来,于是顾盼间又显出一点撩人的傲气。 天渊被他这一瞥勾在了心尖儿上,待要再进一步,却被他不着痕迹地躲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别闹,”司命往后退了一步,看清了他台风过境般的发型,嫌弃地转身上楼,“去收拾你的被子,顺便梳一下头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怎么,不是很有个性吗?”天渊挠了挠自己鸟窝似的头发,一种洗剪吹的既视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司命一面注意着脚下台阶,一面冷笑着回应:“有个性?你这怕不是有猫病吧。”他最近从班上学生那里听了不少新奇玩意儿,自认能与当代正常年轻人的审美接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啧啧,真是不懂得欣赏时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  “床上睡出来的时尚?看不透看不透。”他走了几步,忽然想起叫那死小孩穿鞋,又停下唤了声:

         “天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渊闻言抬头望向楼梯上的人,恰巧日光从楼梯间的小窗里洒进来,点亮了这个狭小的空间,少年的眉眼在一片暖阳里显得无比温柔,周身仿佛都萦绕着光,他似乎下一秒就要融化在这样的流金色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司命心头涌上一阵陌生的悸动,曾几何时,在同样流动着的金色阳光中,他也这样凝视过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      少年的长相酷肖他的父亲,英气的眉,含情的眼,在这极具欺骗意义的炫目光晕下,独属于他的,张扬明快的色彩被大大削弱,余下的,是与记忆里如出一辙的容颜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仿佛时间之门在眼前洞开,那个人从暧昧不清的回忆中走了出来,再见仍是少年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紫……”司命终于还是叫出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清。”天渊皱了皱眉,那一瞬间他从故人模糊的轮廓里跳脱出来,稚气尚存的面容鲜活而生动, 他本就独立于这份褪色的爱恨纠葛,一举一动皆是自我。

        到底不是他。

       司命心中五味杂陈,轻叹了一声,对上那双满是疑惑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衣服上的吹风筒长得真像猪。”

      司命,我觉得你还是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天渊扶额。 



tbc

补一下设定:18岁天渊x35岁司命
紫微反正比司命大,这个年龄有点bug圆不回来了QAQ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1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