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咕咕

剑三er

【天渊x司命】这文可能没有后续(上)

腐向cp

不喜勿入

现代au

人物ooc

以上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周遭的目光很烫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冰块在紫红色的溶液里晃荡,清脆的碰撞声在这片嘈杂的空间里并不很引人注目,天渊将手中造型优雅的玻璃杯举过头顶,吧台上暖金色的灯光被酒精过滤出成熟果实般的糜烂色彩,落在他眼底恰是一轮圆满的红月。

       漂亮的女孩坐在钢琴前且弹且唱,细细听来,是支心潮迭起的月光,而一只陌生的手忽然融进了这赤红的月色里,接过了他岌岌可危的酒杯。

       那只手生得极美,骨节分明肌肤细腻,细白的手指修长洁净,连指甲也精心修剪成圆润的弧度,或舒展或合拢,无论是什么姿态,都隐约可见一种心荡神驰的情色意味。

    “小心一些,要洒了。”

     手的主人颇为自然的在他身边坐下,那是个身形高挑的男人,蓄着过腰的长发,纯黑口罩遮盖了容貌,合身的白色衬衫下,腰线尤其纤细。他把酒往吧台里一推,“七杀,换一杯。”本应是极大的逾越,在那人做来却没有半分突兀,仿佛合当如此。
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猝不及防被人拿去手里的东西,天渊微怔,视线不可避免地被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吸引。

   
       男人将右手食指移到嘴唇的位置上,银制的指环折射出一道明净的光,淡金色的曈孔深处仿佛流转光华, “嘘……这杯酒的意思是,‘今夜我很寂寞’,看到他们的眼神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天渊由着他的指引望去,角落里的中年男人正巧向这边投来了一个莫名的微笑,炽热的视线在他的腰臀处流连,眼色暗相勾,是赤裸的挑逗。他注意到天渊探究的目光,舌尖舔了舔发黄的牙齿,向面色不郁的少年举起右手,将粘着不知什么滑腻液体的拇指插入食指与中指之间——十足的下流手势。
    
 
        一阵恶寒从脊梁悄然攀上后颈,露骨得宛若实质的目光肆意亵玩他裸露在外的身体,天渊强忍着作呕的欲望,手指紧紧攥着身下的座椅,生怕自己控制不住,做出什么血溅当场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 而后他听见一声轻笑,尾音上挑,音色不同于少年的清朗。紧接着温热的手抚上脸颊,掌心的温度滚烫,却不灼人,紧紧熨帖着肌肤,叫他心头没由来的一跳。男人身上有清冽的雪松香气,冲淡了此处肮脏的情欲气息,天渊却从他霜白的腕上嗅到了另一种熟悉的味道,浅淡甜腻,是墓前惯用的白梨花。
 
 
       “给他柳橙,我的和平时一样。”温暖的触感稍纵即逝,男人收回了手,向应声而来的店主微笑,摘下口罩放进她身侧的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瞬,玉石生光,而眉目亦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是眼前这片混乱妖娆中难得的清丽之流,面容温润,如玉端方,宛然是古画中走出的谪仙公子,而眉宇间却挑着几缕淡薄的红尘颜色,眼波流转间妩媚又矜傲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人,仿佛生来就是要颠倒众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看起来很年轻,上天似乎格外偏宠于这美丽的造物,无情的时光没有在他的眼角眉梢留下半分痕迹,他清秀依旧,而眼眸中深藏的复杂情绪却又显露出有别于少年的岁月沉积。

        一身暗红皮衣的店主似乎与他很熟悉,俯身下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,涂着艳丽口红的唇瓣开阖,贴着男人过分白皙的耳根,暧昧得惹人不悦。她的面容被另一人披散的黑发遮去了大半,从天渊的角度只看得见她修长的脖颈,与半露香肩上一抹凌厉的刺青,亦是个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空气渐渐湿润起来,在醉生梦死的人群中流动,连带着一些见不得人的情感也开始在这潮湿的环境中发酵。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,玻璃穹顶盛了水幕,扭曲着满城霓虹,天渊不由得仰头,透过无形的屏障,他窥见了世界的裂缝,五光十色从其间倾倒,浓艷而诡谲,彼端恰巧就浸在那人丝缎一般的披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淋漓不尽,雨声淅沥。男人大约是想起了某些有趣的事,带着戒指的手轻轻点了点她的眉心,无声地说了几个字,唇角浮现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。店主好看的眉皱了起来,转身便走,大抵是不愿再谈,却无意间朝天渊这边瞥了一眼,视线在他脸上定住,目光由疑惑到震惊,再到显而易见的愤怒,那张冷漠精致的面孔因为怒气而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司命,你自己疯也就算了…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七杀,”男人出声打断了她,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丝毫情绪波动:“柳橙。”他抬眼,淡金的眸子里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七杀咬紧下唇,一弯月白色的齿痕印在丰润的嫣红上,说不出的刺目。她还想争辩几句,然而话到嘴边,仍是无奈咽下。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这个人藏在温和外表下的,近乎疯狂的偏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司命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渊倒是无心于两人的针锋相对,他咀嚼着这两个字眼,有些出神。对于这个名字,他并不是全然陌生的,在那段不甚清晰的幼时记忆里,似乎有谁的只言片语,提及了这个名字,可与此相连的那段回忆,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司命。”他在心底默念着,不知怎的就这样叫出了声。天渊回过神来,对上后者玩味的表情,脸颊倏地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命见他尴尬得连耳尖都要红透了,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称得上是愉悦的微笑。“天渊……?”他指了指对方休闲裤的口袋,原本藏好的学生证随着天渊坐下的动作滑出一截,证件照上呆滞的表情半遮半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气氛更加尴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渊红着脸把学生证往口袋更深处塞,却被司命拦下,他握着少年的手,将那张皱巴巴的证件拯救出来。他细细端详了一下照片上的面容,又看了看身前那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人,笑意更加明朗

       “我又没怎么你……为什么要露出这种表情,”他到底是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“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?”司命把学生证翻过来,仔细展平了放回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找乐子!”这个年纪的孩子总喜欢说些逞强的话,或许是他平易近人的态度,气氛缓和了许多,天渊脸上的红色褪了些,找回一点自己的性子,骨子里的逆反心理又跑出来作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司命只是微笑,静静看着他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七杀见过无数次这样的笑容,泛滥的温暖,虚伪而不失分寸,经年累月练就的完美弧度,他才是这里最危险的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自欺欺人。”她压低了声音,咬字清晰,她知道那人听得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又如何呢?”司命仍然挂着那副极具欺骗性的表情,趁着天渊说话的间隙,悄悄地向她做了个口型,浮于表面的暖意浸不到一片寒霜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直都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七杀沉默许久,最终转身离去,红底高跟鞋踩在地上咚咚作响,一步接一步,清脆坚定,毫无迟疑。黑云压城雷霆乍起,外界的风雨一瞬吞噬了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又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




tbc

手上坑太多了填不完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5)